倪大紅捧得白玉蘭獎 這些“大叔”個個都是寶藏

時間:2019.06.15 來源:1905電影網 作者:blue


倪大紅摘得白玉蘭獎最佳男演員獎


1905電影網專稿 剛剛,第25屆上海電視節中,演員倪大紅憑借《都挺好》中的精湛演技,拿下了最佳男演員獎。


網友評價,“蘇大強終于強大了。”


多虧了《都挺好》,讓我們認識了寶藏大叔“倪大紅”。


他把蘇大強的虛榮、懦弱、勢力刻畫得入木三分,既讓人咬牙切齒,又莫名有一種真實的可愛。難怪有觀眾說,倪大紅是只用眼袋也能演戲的人。



除了《都挺好》,同一時期的另兩部熱播劇《逆流而上的你》和《老中醫》中,同樣有倪大紅的身影。


倪大紅在《逆流》中同樣演技爆表

 

一夜之間,這位已近花甲之年的“老戲骨”突然刷屏,成了全網“最紅的仔”。演戲30多年來,倪大紅似乎第一次體會到了名字中“大紅”二字的真正含義。

 

然而,熟悉倪大紅的劇迷都知道,他的走紅絕非偶然。從1983年開始,倪大紅已出演了近百部作品,雖然多是綠葉配角,卻個個出彩。

 

在《大明王朝1566》中,時年40歲的倪大紅出演耄耋之年的嚴嵩,他從化妝開始就進入人物少言寡語,動作遲緩的狀態。舉手投足間把嚴嵩的亦忠亦奸,陰狠老辣展現得淋漓盡致,讓人絲毫看不到倪大紅的影子。



據導演張黎回憶,倪大紅在不拍戲時,就見不到人,他平時少言寡語,就喜歡一個人在屋里琢磨戲。倪大紅也曾在采訪中說,“創造角色,要想盡各種辦法“把自己榨干”,“因為把自己榨干以后,這些精華的東西就能夠全部在這部作品里面體現出來。”

 

電影《戰狼》曾有這樣一段拍攝花絮,在拍攝一場爆破戲時,倪大紅被身后爆炸飛濺的水泥板劃傷了大腿,但黑幫大佬的角色設定需要他面不改色。

 

于是,他就真的一動不動,即使受傷的部位已血流不止。這便是屬于演員的專注度。


 


就在網友們還沉浸在蘇大強的表情包和倪大紅的反差潮寫真中時,他本人早已轉身回歸話劇舞臺,復排《銀錠橋》,完成對“伯樂”林兆華的承諾。

 

談起“大紅”后的感受,倪大紅只是淡然置之,“該吃吃,該喝喝,白酒依然沒有成功喝一斤,二兩還是二兩。有變化的就是,自己確實有時候暗地里高興,塑造了蘇大強這樣一個角色讓廣大觀眾如此喜歡而且念念不忘,真是都挺好。”

 


在之前的采訪中,濮存昕曾感慨不少“老戲骨”面臨沒戲可拍,拍了沒人看的尷尬境地。但從近幾年的趨勢來看,這份擔心大可不必。


除了倪大紅,”老戲骨“吳剛近期也很忙。


主演的電視劇《破冰行動》剛剛收官,他又馬不停蹄地跑起了電影《媽閣是座城》的路演。


 


他在片中飾演富商段凱文,從一個氣定神閑的局外人一步步深陷賭局不能自拔,最后淪為空有一身傲氣的階下囚。

 

作為片中層次最豐富的男性人物,吳剛演繹得游刃有余,角色再一次在他的表演中活了過來。

 

從外型上看,段凱文與吳剛給觀眾的一貫印象無甚不同,但他總有能力賦予每個角色不同的質感。

 

這一次,是所謂成功男人在女人面前始終不肯放下的、有些可悲的“自尊”。他緊緊抓住這一點,讓角色有了能穩穩立住的脊梁。

 

 


很多人認識吳剛是通過兩年前大火的電視劇《人民的名義》,更有不少人至今仍把“達康書記”跟吳剛劃成等號。

 

與演技一同紅遍全國的,還有全套的李達康表情包,“達康書記別低頭,GDP會掉”“別流淚,祁廳長會笑”成功圈粉了一批90后、00后。還有粉絲專門為他成立了后援會。

 


55歲的吳剛似乎第一次品嘗到了“紅”的滋味。

 

對此,他應對得相當從容。沒有過多曝光,沒有“流量”的架子,只是趁熱打鐵又接演了幾部好戲。其中就包括近期的口碑劇集《破冰行動》。

 

他在其中飾演禁毒局副局長李維民,這是他一直都想嘗試的警察角色。



導演傅東育在接受采訪時說,這個角色最難演,因為他除了開會就在開會的路上,更多地承擔功能性作用,沖突和戲眼也大多不在他身上。

 

然而,在如此有限的空間中,吳剛仍盡可能地讓人物立體起來。

 

在劇情需要的深藏不露之外,吳剛還給人物設置了“暴脾氣”的性格特點。

 

前幾集,一場大發脾氣砸爛刑偵大隊信息板的戲,氣場全開,人物的性格一下就立在了觀眾面前。

 


面對不同的角色,李維民總有不同的“面孔”。對“干兒子”李飛的父子情深,暗中關切,對馬云波不同聲色的暗中試探,在隊友趙嘉良面前十分放松甚至任性。

 

舉手投足間都不難看出吳剛為塑造人物所做的功課。

 

 


他還在眼鏡和服裝上下功夫,不穿警服的李維民,便裝相當講究,眼鏡也會隨著衣服風格變化,這一特質無疑給人物性格增添了一抹亮色。

 

類似的設計在“李達康”身上也隨處可見。

 

吳剛堅持讓達康書記留著官場不常見的“寸頭”,只是因為在他的人物小傳中,李達康是一個一心撲在GDP上的工作狂人,寸頭更符合他不計個人形象,雷厲風行,直來直去的性格。

 

《人民的名義》中達康書記的戲份并不多,卻足以讓觀眾過目不忘,這就是吳剛的能力。

 

連編劇周梅森看過樣片后都贊不絕口,直言要寫篇《論吳剛的表演藝術》的文章,他對吳剛的評價是:“真的沒有想到你這么會演,我要知道的話,還得重新給你寫。”

 


如果說,每個角色都是一座“冰山”,那么觀眾看到的不過是水面上的一角,而究竟能露出多少考驗的無疑是演員厚積薄發的功力。

 

吳剛的功力來自幾十年話劇舞臺的錘煉。

 

1985年,他和妻子岳秀清一起考入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學員班。

 

他至今記得班主任林連昆的話:“你要想發財,現在就可以走,戲劇是清貧的,你們一定要耐得住寂寞你們才可能有點成績。”

 

吳剛早期的舞臺照

 

沒想到一堅持,就是20年。

 

1991年,吳剛曾因與郭達合作的《換大米》收獲不少小品邀約,但都被他一一婉拒,因為他從內心深知舞臺才是話劇演員安身立命的根本。

 

就這樣,在《天下第一樓》《日出》《雷雨》《嘩變》等大戲中,吳剛從龍套小角色演起,一路熬成了挑大梁的主角。

 

2007年,憑借《嘩變》中的格林渥一角,吳剛摘得中國話劇的最高榮譽——中國話劇金獅獎。

 

吳剛《嘩變》劇照

 

幾乎同時,他也在影視劇表演上迎來事業轉機。

 

2008年,吳剛憑借諜戰劇《潛伏》中油滑狡詐的陸橋山一角為觀眾所熟知。2009年的《鐵人》又讓他捧得金雞獎最佳男演員殊榮。

 

 


直到憑借《人民的名義》大火,吳剛30年的演員之路走得一步一個腳印。他習慣了等待,也耐得住寂寞,所以在名和利突然而至時才能不亂方寸。

 

在采訪中,他給自己定性為“長線演員”,“長線的演員,是要走得更長遠,演到頭發眉毛都花白了,這是無止境的。成功的標志不是在于一夜之紅,那差得太遠了。”


無論是《人民的名義》中的實力派們,還是如今的倪大紅、王勁松,越來越多的“老戲骨”正憑借作品和演技獲得了應有的尊重和回報。



在《銀錠橋》的最后,倪大紅飾演的于五曾向觀眾發問:“坐在這里的各位觀眾,如果旁邊突然有人往你的兜里塞10萬塊錢,你還坐得住嗎?”


如倪大紅、吳剛一樣的“戲骨們”顯然是坐得住的,因為那份定力來自實力,更來自歲月的沉淀。


建黨偉業
劇情

建黨偉業

豪華陣容史詩巨作

極限救援

極限救援

李晨此片獲新人獎

超強臺風
動作

超強臺風

國內災難片佳作

我愿意I Do
喜劇

我愿意I Do

恨嫁女情挑兩帥男

關云長
動作

關云長

甄子丹戀甄嬛孫儷

驚天動地
驚悚

驚天動地

真實再現汶川地震

上海时时乐杀号